酋长酋长  2020-11-27 16: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住在溢出眼泪的棺材里,我们选择消亡或反击。导演|Juliano Dornelles,Kleber Mendonça Filho
产地|巴西BRA、法国FRA

当身着荧光赛车服的情侣重机骑士,走入巴西穷乡僻穰的荒凉小镇巴克劳,看着斑驳酒吧,嗅着曝晒的余味,她轻蔑地问:「所以『巴克劳居民』都怎么称呼自己?」一旁的巴克劳孩童,躲在秤机旁调皮地说:「人啊!」

《巴克劳》在去年拿下坎城影展评审团奖,更是《纽约时报》年度十大佳片,同时也是我去年最喜欢的电影之一。电影揉合民族写实与科幻惊悚,描绘近未来的巴西小镇「巴克劳」,

一天竟在卫星地图上消失,断水断电、手机失去讯号、神秘重机骑士闯入,甚至还有不明UFO飞碟盘旋,貌似颠三倒四的怪奇科幻情节,描绘的景观是第三世界遭受侵害的光怪陆离,记载利益与权力腐蚀人心后的颠倒末世。开场,女主角的奶奶、抑是「巴克劳」的精神人物去世,下葬前棺材竟涓涓溢出流水,似是给予全村未来的预言,先为即将面临的伤痛哭泣;地方政客开着宣传车前来,村民避而不见,车上的二手破书和过期物资不提,

情感抑制剂试图「安顺」村民的傲气不提,面对村民恢复水库供水的请求支吾其词,带妓女驱车而去却独自让她徒步归来,再再显示地方掌权者的傲慢,也未后续更惊人的剥削与侵害铺陈。

村民说:「这个地方不该发生这些事。」早在更荒诞的怪事发生前,传统与美德早已消亡,高大上的权势钳人咽喉,世界之崩毁看似便在眼前。

而后,当不明UFO飞碟与重机骑士入侵后,更重大的阴谋藏身其中,地方高层与国际势力的勾结,枪枝暴力与资本主义的堆栈当UFO飞碟内含的空拍机,以上帝视角「扫视」巴克劳,当重机骑士与刹手们,听命于耳机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迷音,前所未有的暗黑貌似垄罩整个小镇。

《巴克劳》貌似是科幻外壳的昆汀塔伦提诺,具有民俗志气味的约翰卡本特,黑色幽默与腥风血雨无一不缺,更重要的是指出弱势种族在当地甚至国际的生存困境,权势的傲慢让「人」的价值消失其中,一群人「允许」被另一群人利用、交易甚至狩猎;

枪枝的泛滥如何让资本社会下的失败者,彷若手中长出一副阳具,可以让怨气任意发泄于他们眼中的低端人口:「我们有枪,我们有子弹,还要等什么?我们是来刹人的!」同时,《巴克劳》也延续其中一位导演费侯(Kleber Mendonça Filho)的前作《水瓶心女人》(Netflix有片),一从偏乡小镇居民,另一从中产高龄熟女,讲述平凡人不畏惧权势的傲气与风骨,

《巴克劳》更是以镜头探究北部内陆地区的贫苦生活,但却同时见着其维持传统习俗与文化的美丽,更得以包容裸体、同志、娼妓、异装等次文化元素。

当空拍机藐视这群人的存在,他们便以土为本以原生的工具与自然回敬。最为恐怖的是,《巴克劳》作为设定于「近未来」的寓言,似乎实现的本想象中更快。导演双人组自2009年开始有故事雏形,十年后的2019年作品才问世;同年「巴西版川普」总统波索纳洛上任,

主张「以暴制暴」、放宽枪枝管制,更曾在美国、中国等强权国家间摆荡示好,更多次表达反弱势种族、歧视女性等言论,甚至支持开发雨林而引发亚马逊大火。you翼极权的势力四起,全球四处皆有迹象,《巴克劳》提醒的不仅是现实的荒诞与恐怖,更是我们不得因有权者带着薰心的利益,企图诱惑你我臣服于他们之时,即使物资看似香甜,口号与政见听似悦耳,但不要忘记片中角色所言:「判断一个人是根据他的恶行,而非善举。」

酋长
酋长 关注:0    粉丝:9
宅界老司机,关注我,带你飞~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