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酋长  2020-11-26 20: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日本电影《啊,荒野》分为上下篇,长达五个小时的片长,将青春成长的剧情,推演至时代史诗的视野。

电影改编自寺山修司的同名长篇小说,将时代背景从1960年代二战后的虚空,转移到2021年东京奥运举办后的平行时空,即便电影问世于肺严Y情爆发前的2017年,本片作为遥想4年后的「预言」,仍然精准且犀利无比。

【男人的荒野】

男性自尊的挫败与一逞痛快的复仇

电影血淋淋描绘崩世代青年,面对天灾人祸、社会压迫、核灾创伤,若不是走向虚无的崩解颓丧,唯一能做的即是化身为菅田将晖、梁益准所扮演的「新宿新次」、「推子建二」,

走上人生竞技的擂台,一拳一拳抵抗「世界」的拔山倒树。挥着血与汗,在肉体的撞击下,内心彷若才能费尽地叩问:「人活在世上,为什么要奋斗而活着?」电影里的主角新次靠电话zha骗老人度日,一次遭zha骗集团的手下裕二背叛而在街头发生斗殴,同伙好友刘辉半身不遂,自己也因此入狱服刑,出狱伺机找寻机会向裕二复仇;

另一位主角建二为日韩混血,因童年创伤导致严重口吃,白天在理发店卖命,晚上伺候日日酒醉、暴力相向的父亲,却在父亲大闹对他喊着:「你真不像个男人!」愤而离家出走。

两位青年自尊的挫败,内心受压抑的火气正熊熊灼烧,加入拳击馆成为职业选手,正是令他们重振被生活打击的男性气概(Masculinity)之最好所在。

既然无法好好在社会立足,那就以拳头凿出一个立足点吧,即使明知可能失败,但必须挑战宿命、痛快复仇,才有可能重振悲苦小男人的自尊,如同新次练拳的信念:「拥抱最多憎恨的人,就能成为拳王。」【世代的荒野】

时代变迁下丧失「希望」的集体伤痛

对比在拳击擂台上争死拚活的激情竞技,《啊,荒野》也映照日本社会负能量满载的颓丧氛围──青年失业的苦闷困顿、核灾破损的心灵缺口、自刹率居高与长照人手短缺──着实是一个时代的荒野,

让生活其中的人因无出路而茫然,如片中「自刹防治小组」的大学生所言:「希望,也只是现代人所痪上的绝症。」这世代终将被生存的黑洞彻底吞噬。

电影同时呈现世代的隔阂与疏离,描绘上一代人如何导致青年无以消解的伤痛,如:建二之父在作为自卫队军官时,体罚欲逃离军队的新次之父,导致后者最终上吊自刹,也令双方家庭破裂;

新次的女友芳子因不谅解母亲从事性工作,在核灾发生后刻意与母亲走散,长大后却也轮回似地运用自己的身体,在社会上苟活生存。

剧情中,当建二离家后再度与父亲相遇,父亲已经病入膏肓流落街头,要求建二回到身边照顾他,并嘲弄建二的拳击事业「只是闹剧」,令建二在片中首度反击父亲。

建二抓着父亲衣领质问:「为什么把我带这里?」此一吶喊似乎不是质疑为何父亲要把自己找回身边,而是父亲为什么要将自己带来这个世界、这个荒野之地。

【爱的荒野】

血汗淋漓寻回肮脏但美丽的羁绊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为生存搏命,内心因着伤痛而匮乏,宛若行尸走肉。这时,拳击已不仅是青年发泄愤恨的出口,而是一张能接住破碎心灵的大网,

当崛口教练对着初接触拳击的建二说:「我会用手套,好好接住你的拳。」建二听闻后放生而哭,那恐是他身处父亲的银威下,从未体验过的温柔。

电影里,新次终究凭着复仇之恨,攀上「拳王」地位,却在胜利的擂台上茫然、困惑,而后随着伙伴与爱人相继离去,自己也颓萎成平凡上班族,再度落入无尽荒野之中;同时,想和新次一样强大的建二,则跳槽进其他的拳击馆,成为所向披靡的强者,在结局再度找回新次,两人首度以敌手之姿对决。新次拥抱「仇恨」成为强者,最终才发觉拥抱的仅是「荒野」的虚无,而建二却象是明白新次的渴望并非复仇,而是破碎的心企求被理解,因此最终才站在擂台的对角,

一拳又一拳接下新次的拳头,并在内心自白道:「我还是无法恨你,但至少能好好和你对决一场,所以请给我爱吧。」这场血汗淋漓的比赛,两人在台上用尽气力的角力、进退攻守的过招,何尝不是最具象的羁绊?

最终的对决,所有主要角色都到场观赛,当他们全心投入之时,其他观众都在镜头前消失,每个人在面对时代予以的「荒野」之际,都是一场孤独的奋斗,或许有时落入肮脏仇恨,但美丽的「爱」未必不能从奋斗的血汗之中迸发。

建二在擂台上被击倒前,对着观众与新次告白:「请大家不要离开这里,我就在这里。」这是对仍在奋斗的崩世代青年,最温柔而悲凉的请求。

酋长
酋长 关注:0    粉丝:9
宅界老司机,关注我,带你飞~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