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酋长  2020-11-26 16: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一篇在这里

第三篇在这里
费里尼着迷于小丑文化,他曾说:「我是一个小丑,电影就是我的马戏团。」1970年,他曾经接受电视台邀约拍摄电影《小丑》,除拍出自己的童年经历外,更是一一造访欧洲散落四处的小丑,探索这门当时早已失落的艺术。

他在电影里现身,自言自语道:「这种有趣的嚣嚷还能让人发笑吗,那些人们过去的表情都以不复存在,那些剧院都已经转型,那些天然的装饰观众曾很幼稚的上当,现在也再也不可能了......」

费里尼再往前回推的中期作品,便反映着新旧时代的交融与挣扎,物质享乐主义的兴起,精神生活与传统艺术的陨落,名利、美色伴随着聚光灯随之起舞,人的内核也随之变心。

1960年《生活的甜蜜》开场,马斯楚安尼饰演的狗仔记者乘着直升机,搭载着圣母像向途经的比基尼女郎问好,机械轰隆声响,制造出双方对话的僵局,暗喻着新旧生活型式的拉锯,开展出费里尼电影生涯,挥别于新写实主义的新兴命题。

「他们说要把圣母像带去给教宗!」
「他们说他们要我们的电话号码!」

《生活的甜蜜》的狗仔记者马切洛,犹如《小牛》的青年莫洛多离开家乡后的续篇,离开纯净故乡,投身牛鬼蛇神纷杂的大都罗马。

马切洛流连于名人香艳派对,镁光喀擦的腥膻现场,环绕着金钱与欲望,既象是享乐的纵情者,又像个旁观一切的幽魂,一如他的狗仔身份,总是漩涡中心,甚至得以制造更大的风暴,却又永远躲在笔尖与相机背后,成为荒谬乱世的见证者。世代价值的交替与更迭,全作用在马切洛身上,纵然倦怠于狗仔生活,但仍迟迟未脱离,逡巡于美色之间,闯入chang妓之家和富贵情妇偷huan,却又无法割舍对他死心踏地忠贞的女友;

追逐举手投足撩动身体欲望的异国女星,在俗称「幸福喷泉」的壮丽水池下,即将接吻前天光却已乍亮,才发觉自己犹如小丑,在夜中上演一场又一场的自嘲秀。

马切洛也始终未放弃知识分子身份,但言明想写书、向往精神生活,渴望拥有稳定和平静的日子,却多年来未付诸行动。

阻碍他的,或许是他的书香好友曾对他说:「没有哪一种生活,比被社会保护更悲惨。」也是在遇见他父亲綑绑于家庭,忧心丧失活力与青春魅力之恐惧。要派对尽欢的靡烂,抑或是每天盯着电视的老态龙钟,生活从来不甜蜜,而是充斥挑战与门槛。最后位于海边,马切洛侧卧如《大路》结尾的赞巴诺,

面对对岸如天使般的圣女向他招手时,他仍像在开场的直升机场景一般,无法听见对方的话语,只见女孩笑着与他挥手告别,他也就此告别了他内心的纯真,继续归返花花世界度日。

物质与精神生活的拉锯,同样出现在费里尼的其他电影中。《三艳嬉春》描绘罗马的住宅区广场上立起巨大牛奶广告,广告牌上酥凶半掩的女星,引来保守人士愤怒抗议,不久后女星安妮塔艾格宝(也就是《生活的甜蜜》让马切洛流口水的那位)便直接探出看版,挑衅也勾引着卫道人士的底线;

另一部《勾魂摄魄》费里尼所执导的短片〈该死的托托〉,英国明星迷失于意大利五光十色的名利场,最终却堕入大卫林区式的妖夜慌踪,为魔鬼献上他的灵魂,完全是《生活的甜蜜》暗黑续篇。

同样,费里尼自言是「18世纪版《生活的甜蜜》」的《卡萨诺瓦》,华丽布景挥洒着拉丁情圣卡萨诺瓦一生,周旋于各国权势间的情欲史,他嘴里说着爱与美德,但身体却诚实表现算计与牟利,

费里尼为饰演的演员唐纳苏德兰贴上假鼻子、假下巴、画上大浓妆,让他也象是橱窗展演的木偶,斡旋着假意的舞步,渴望赢得满足男性颜面的掌声,却终其一生无法填满内心的空乏,怪不得费里尼曾说:「我在卡萨诺瓦那里学到,缺少爱是最痛苦的事。」回到《生活的甜蜜》,当马切洛与父亲步入过时的老俱乐部看秀时,衰老的小丑登台,吹奏着哀伤又略带喜感的小喇叭,原先颇有嘲弄笑意的马切洛,反倒收起了嘴角专注看着表演。

当世界张牙舞爪享乐之时,小丑反倒显得诚恳且真实;当世人活得像小丑之时,小丑反倒活得像真人。当小丑呼唤着气球散场前,与马切洛哀愁的双眸对视,宛如正说着《小丑》片中的台词(不是DC那一部):「小丑没有消失,是人们不再笑了。」

to be continue……

酋长
酋长 关注:0    粉丝:9
宅界老司机,关注我,带你飞~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