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酋长  2020-08-15 07: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与恶的距离》: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一个20年去养一个刹人犯

这部我是十五分钟一哽咽,半小时一流泪地看完的。

难过非因剧中人物悲惨的遭遇,而是痛心这些悲剧正时时刻刻在我们周遭——这个现实社会中发生,一切是那么真实而接近!

人人都积极为生活拼搏,可是梦魇可能就在下一刻降临,剥夺我们为明天奋斗的机会,毫无预兆,更没有「为甚么」可言。顷刻间,我们就可连平静安稳地过日子的权利都没有——地狱就在人间。人性、心理、道德、社会、罪与罚......这些题材无疑太沉重了,但我们可以别过脸去逃避吗?

已经不记得那一次,我们是怎么谈起了si刑这个话题。

「那些刹人犯都应该被判si刑,一命偿一命,这样才公平。」

「是吗?不过有些罪犯是精神病患者,而且,你也不知道他们有过怎样的经历,可能遭受社会残酷的折磨,才导致他们心理扭曲,做出可怕的事情来。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福和幸运的呀。」

「患病或许情有可原,但那些选择自甘堕落的人呢?难道生活悲苦就是伤害他人的理由?还要用纳税人的钱养他一辈子,让他在牢狱中吃好穿好吗?」

「刹人犯刹了人的确罪无可恕,但......我也不知道喇,其他人又是否真有权利夺去别人的生命呢?」

「在台湾,有一个几岁的小女孩......」

「嗯,小灯泡。」

「对,想想小灯泡和她的家人,多可怜多无辜?我认为砍了人多少刀,就应该被砍多少刀,刹人的就应该被刹,这样才公平。」

「嗯......或许吧。不过香港没有si刑,我很少思考这些呢......」

我想,无论我们再讨论多久,最终亦只会莫衷一是。毕竟,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到底谁来定夺?加害者一度是受害者,又有谁尝试去理解?最公平的惩处又是怎样?一命偿一命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与恶》一剧深刻地提出以上诘问,无疑迎头棒喝给观众上了一课,除了唤起大众对此社会议题的关注外,更教我们深入反思:

社会对精神病患者的误解与歧视、被害人家属面对失去至亲的哀恸,要如何走出阴霾、刹人犯一家是否就该被社会迁怒,过着毫无尊严的生活,而传媒又背负着怎样的社会责任,该担当甚么角色......

或许的确没有人能一口断言当中的一切是非曲直,断定谁是谁非,但《我们与恶的距离》提醒了我们比分清是非黑白更重要的事情——找出真相,然后尽可能的,避免悲剧再一次发生。

Hate is getting you nowhere,而希望,就在云后面。

酋长
酋长 关注:0    粉丝:9
宅界老司机,关注我,带你飞~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