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夏尔  2020-04-27 16: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11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1929年出现在遮盖脸庞的杂志一角,那是个经历大战后余波未平的时代。以后见之明,则是两场大战之间喘息与重蹈复辙的挥洒年代。

一代大战的幸存者委身在亚得里亚海上的无穷天际与无边蓝海之间,主角昵称红猪的战斗艇驾驶员,靠着正是打击为非作歹的空贼赚取赏金,远离人际孤独活在世外桃源当中。

一种神秘且浪漫的气氛,潇洒地透露在这位主角身上。有着猪的大耳与扁平大鼻,仿佛被诅咒般的外貌却不成他的困扰,甚至成了一种特征,一如他爱上的战斗艇一身的赤红,就像在天际上无法忽视的赤焰,就是如此洒脱的浪漫情怀,呈现着他慵懒,却身怀杰出实力的英雄名号。

他的面貌似乎是整个故事中唯一的奇幻,但常人多半早已习惯或是无动于衷?是一种自嘲还是洒脱,主角几乎用着他被诅咒的面貌来嘲讽着他所身处的状况,甚至许多都成为了他的名句。猪是没有国家与法律;与其成为法西斯,倒不如当一头猪。

在作为非人的同时却享受着这股无礼与嘲弄,这是他对现实事物的反抗,一如他舍弃的功名以及热爱飞行的潇洒,无独有偶这位经历过大战的幸存者,更是一位不杀的人道主义者,却在这动刀动枪的危机时刻中成为这样矛盾的飞行员。

甚至与他一同飞行,虽然总是在猎捕与对抗的空贼联盟,也可见彼此心照不宣的情义模样。这不杀实际上早已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更甚之是最初的分赃赏金亦或是逢场作戏的对战,他们真的都透露出实际上只是群爱上天空的男孩,却因为现实关系而不得不作风恶劣,掠夺商船并且恐吓大众。

说起来这句不杀,出现自最后的决战,而不杀也仅只是红猪的一种坚持与美学,至于空贼联盟大概并没有这么样的浪漫,毕竟也有直接表现想直接做掉红猪的企图,却被菲儿这位年轻女孩给阻止。

青涩却自信满满的女孩,甚至面对人高马大的空贼群,还有作为维修主的红猪,她总能以理服人,展现出并非刚性而是柔性的力量,女性独有的魅力来征服那群桀傲不逊的​​空艇飞行员。

菲儿在面对主角质疑维修技术时,菲儿反问的飞行员先决条件是经验还是直觉?随着红猪的回答让他自己无法忽视这名女孩的率直。

遭到空贼联盟的围困,也是她的愤愤不平扳倒了这群傻里傻气的空贼,更在最后的决战中,一口答应成为两位顶尖驾驶员对决的赌注之一。其后更在菲儿的床边故事中,透露着红猪不为人知的过往。

红猪的过往之中有着一位女强人,她以美貌与歌声掳获亚得里亚海的空贼们,是这群大男孩心中的女神。不过这位女子却有着与红猪无法割舍的缘分,一举紧密地在这相隔的天际与花园之间,男孩与女孩之间无法淡忘的情愫。

在这些过往中,红猪总不太主动提及,以及与周围人事物之间的互动展露出他走上这条翱翔天际的虚幻。飞行并非单纯地能够起飞,借助的资金、人力与组织都让一人飞行员的梦遥远地像个浪漫的浮梦。

过去的战友坦承这早已是个不一样的时代,是个在被资助的状态下飞行,被国家收编或是为财主服务,那种个人幻梦已经飘渺破灭。

这就好像夕阳余晖般,不景气以及政局动荡,都在故事的角落上演着。货币通膨以及外地工作,数度在调侃与光怪离奇的状态中,展现着这个时代处于破灭与浪漫之间游走的魅力。

决战中的美国人,响尾蛇对决红猪,一个自大却散发绅士气息的英俊男子,对决的红猪理当也是菁英子嗣,从他出入名流场合的神色自若以及年纪轻轻就能接触飞行器的背景可见一二。

这位被红猪嘲弄是西部牛仔的美国人,也正如其计划般来到异地挑战声誉,并准备回国争取更出色的名望。

每个人都在这片亚得里亚海上寻找最后的浪漫与幻梦。有些人实现了他的理想,而有些则回到了他的现实之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宅部落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夏尔
夏尔 关注:0    粉丝:0 最后编辑于:2020-04-29
我不需要什么伙伴,玩游戏的是我本人,有棋子的话就够了。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