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狼饿狼  2020-07-27 16:00 宅部落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4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她》(Her):只要感受是真的。

《她》的人类和虚拟的作业系统相恋的故事。乍看之下,像是一集《黑镜》(Black Mirror)的剧情。探讨人类与科技的关系的作品多不胜数,大多围绕科技的可怖之处、人与人的沟通之类的主题,但电影不然。

它不像《黑镜》般对未来世界的无限投射和预想,也无意建构人类在未来世界的生活境况,皆因未来世界或科技产品,并非电影真正想探究的事物。相反,电影利用了虚拟的元素,对「真实」进行了叩问。

电影中Joaquin Phoenix的职业是帮人写信,那是一种替人表达及传递真实情感的工作。在戏中人人都爱与自己的电脑作业系统谈笑交流的冷漠城市里,这份工作的意义似乎更显得弥足珍贵。

可是,不论Joaquin Phoenix的文笔多优美,不论他的同事对他的作品赞口不绝,甚至表示他的太太看后感动落泪,他也不以为然,更说「they are just letters」。

Joaquin Phoenix有一个好朋友Amy Adams,二人在学期间曾短暂交往,到现在仍是志趣相投的好友,但不知怎的二人之间还是有点似远还近的距离(二人明明同处一室,但各人都在跟自己的作业系统聊天)。

面对约会对象Olivia Wilde的真情剖白,他马上却步不已。他的前妻Rooney Mara指他是个不懂处理真实情感的人。

当Joaquin Phoenix与Scarlett Johansson声演的电脑作业系统相恋,与她线上交流、线上拍拖、线上zuo爱,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观众,很自然便会觉得,邵是一件极可悲的事。没法与真实的人建立感情,于是沦落至要发展虚拟的关系,以为能够排遣寂寞,但其实只会让人更感孤单。

可是,今次重看《她》,我却有了另一番感受。为什么我们一口咬定Joaquin Phoenix和电脑作业系统的恋情,是一种虚假不实的关系?

他携着手机,外出拍拖,上山下海,与朋友double date,所有都是切切实实的经历;即使他日作业系统消失了,那些也是有迹可寻的回忆。

我们已先入为主将Scarlett Johansson想像成一种虚拟抽象的事物,却没有想过电脑作业系统也可以拥有真实性。电影中,Scarlett Johansson说她不断evovle,她的七情六欲,已超越了本身电脑的预设程式,她会娇嗔、会妒忌、会发脾气,

她也三番四次地说渴望拥有躯体,甚至为了让她和Joaquin Phoenix等关系更加真实,能实实在在地触摸得到,她请了另一女子加入他们的关系。到了最后,她因为这段关系,学懂了真实的关系,培养了真实的情感,为了感受更多真实,才同时与数百名用户交往。

如果我们因为Scarlett Johansson是一部电脑、一部手机,便否定其真实性,那我们跟抗拒真实情感、谢绝真实交流的Joaquin Phoenix的本质,又有什么分别?

最后,作业系统更新,Scarlett Johansson要消失了,临别依依,她说也许有天可以与Joaquin Phoenix在另一个未知的空间见面。她在忏悔时也说过:「爱不是找一个人填密你的心,而是扩大你我心坎,容纳更多人更多事。」没想到,最虚拟的产品,才是最能一矢中的地理解人类情感的真谛。

与虚拟物体相爱,可以至死不渝;与真人交往,也可以不欢而散(戏中Joaquin Phoenix和Rooney Mara离婚,还有Amy Adams和其男友因鸡毛蒜皮的事分手收场)。

《她》不是那种将虚拟科技妖魔化,然后叫你离弃科技,拥抱现实的故事。失去作业系统后,Joaquin Phoenix和Amy Adams一同上天台辽望天空,情深对望,Amy Adams说:「一辈子匆匆而过,在世时快乐就好。」哪管空间和对象是虚拟抑或真实,只要自己的感受是真的就好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宅部落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饿狼
饿狼 关注:0    粉丝:0
并非孤独,而是孤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